苦樱桃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财经

“人口红利”还有吗?

时间:2021-09-30 来源网站:苦樱桃财经网

“人口红利”还有吗?

2月22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2年统计公报表明,2012年末大陆15~59岁(含不满60周岁)劳动年龄人口93727万人,比上年末减少345万人,占总人口的69.2%,比上年末减少0.60个百分点。2012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首次下降,再次引发我国是否还有“人口红利”的热议。

一段时间以来,国际国内一些人士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没有了,“资源红利”没有了,“改革红利”没有了,因此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是看衰的,这又引起一些不明事情本质的人士凭空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失去了信心。客观地分析,这种观点是片面的、错误的。

就拿“人口红利”来说,目前及今后中国还有“人口红利”吗?我们肯定地说:还有,而且“人口红利”在一个较长时期还将是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一种动力。

对“人口红利”

应有恰当的认识

“人口红利”是从国外经济学引进的一个概念,它是指一个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较大,抚养率比较低,为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人口条件。在此条件下,一个国家的经济可能形成较高储蓄、较高投资和较高增长的局面。

国内有经济学家认为,“人口红利”是指人力资源方面的优势,人力资源是任何国家经济发展当中重要的根据,一个国家在不同发展阶段都会有人力资源方面不同的优势,但这种优势是会转变的。如在经济发展的初期阶段,“人口红利”表现为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高、平均劳工薪酬(成本)低。而在经济发展的中后期阶段,“人口红利”表现为劳动力的技能素质较高、劳动生产效率较高。

可以说,“人口红利”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它是在一定的政治经济条件下和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一个国家劳动年龄人口或人力资源所具有的某种优势,能给经济发展提供动力和积极因素。不能脱离具体的政治经济条件和经济发展阶段笼统地说,一个国家有或没有“人口红利”。

“人口红利”

为中国经济发展长期提供动力

有一种观点认为,2012年末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在相当长时期里第一次出现了绝对下降,比上年减少345万人,这意味着“人口红利”没有了,或在2015年前后趋于消失,导致未来中国经济增长不断“减速”。

此间有专家指出,通过几方面的客观分析发现,这种观点是片面的、错误的。

综合考虑我国当年新增劳动年龄人口和进入老龄化人口因素,如果劳动年龄人口大致按照2012年下降速度减少,那么到2015年,劳动年龄人口也只在现有基数上减少1000多万人,只占当年劳动年龄人口的约1.2%,只占当年总人口的1%不到。甚至到2020年,劳动年龄人口也只在现有基数上减少约4000万人左右,只占当年劳动年龄人口的约4%左右,只占当年总人口的3%不到,这点比例的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远远不足以影响中国经济的正常增长。因此,中国的“人口红利”到2015年左右甚至到2020年就消失了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相反中国的“人口红利”到2020年后一段时期还将存在,继续成为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有效动力。

中外历史实践表明,“人口红利”要成为一国经济发展的动力或优势,需要一定的政治经济条件,需要改革开放等制度政策配套才能实现。

1978年后,在改革开放的34年间,由于实行一系列的改革、开放、创新战略和政策措施,“人口红利”切切实实地成为中国经济增长保持年均9%至10%增长速度的一大重要动力和发展优势。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城市开始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后,农民工进城务工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种挡不住的潮流,在20多年间,平均每年约有1000多万农民进城务工,至2012年末,全国就业人口中,农民工总量已达2.63亿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3亿人。如此巨量规模的农民工,长期以来以其廉价的劳动力成本、无法计算的劳动创造价值为中国(城市)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创造了可贵的贡献。

反面的教训有,拉丁美洲国家一度享受“人口红利”而经济得到一个时期的较快发展,但是由于政治经济改革失误,经济转型不成功,结果其人口资源条件并没有继续变为“人口红利”,反而经济出现停滞或者衰退。这是值得我们引以为戒的。

正反面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期,中国仍要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继续实行改革开放国策,深化经济金融等领域的改革,只有这样,我国现有的人口资源条件才能继续变成现实的“人口红利”,并成为中国今后较长时期内经济稳定发展的强大动力和发展优势。

“新人口红利”:

成为经济长期发展动力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最近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指出,“随着经济的发展,"新人口红利"将会出现,廉价劳动力时代结束,意味着技工时代的开始。”“技工时代将给中国以明显优势,而且技工时代再进入高级技工时代、专业人才时代,优势仍然是存在的。”厉以宁以辩证法的观点指明了“旧人口红利”必将转变为“新人口红利”的发展趋势。

最近30年来,大量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在城市不仅增加了收入,而且增长了知识和技能,尤其是“80后”、“90后”农民工正在迅速成长为新一代的“技术工人”,将来他们还将继续成长为“高级技工”、“专业人才”。相对于后期的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他们的农民工尚未进入技工时代,我国的工人技术水平远高于他们,而相对于发达国家而言,他们的技工工资仍然大大高于中国。因此,中国主要由农民工转化而来的“技术工人”,正在形成源源不断的“新人口红利”。“新人口红利”不仅成为今后一个时期城市经济发展的现实动力,而且(在每年几百万农民“技工”返乡创业就业后)成为今后农村经济发展的创新动力(310328,基金吧),甚至成为促使中国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的一种动力来源,由此汇成中国经济今后持续稳定发展的强大动力。

中国是一个不同于其他中小国家的大国,更具有其他国家不具备的制度优势,只要我们坚持改革开放、完善制度体制,就能够保障“人口红利”、“资源红利”延续一个更长时期,保障“新人口红利”、“新资源红利”的出现和新的制度优势,并将其汇成中国经济长期持续稳定发展的现实动力。